别听他们说现实多惨淡

就投降连做个梦也不敢

2012年画的,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三年了特总终于有第二张cg【抱头蹲防

P2看我变个法术。


ミコ9.11 happybirthday

伦桑翻唱合辑 伦桑

 (因为五月天的有版权,所以只能分享这首。)



 这首歌的前奏一响起,我感觉到窒息的阳光照耀着我的头顶,我想起来,在很久……或许也并不久远的从前,我是在教师私下开的英语补习班认识他的,就像盛夏的阳光,是令人窒息的阳光。


  在走回家的路上,背诵补习班所要求的短文,我算是个厌学的学生,但是想到要在课上背诵,我绝对要背下来,我不能丢脸,因为他也在看着。

  我们是同校,他的班级隔着不远,学校有不能串班的规定,我会有意无意路过,偷偷看一眼他的身影。

“你笑起来真好看。”我从未当面说过。

  私下的补习班共有五个人左右,除了我都是男生,他们聊到兴致正起,我却完全插不上话,他就坐我旁边,时不时的找话茬让我接,下课回家的路上偶尔能同行一段路,也是非常的快乐,我恨不得回家的路很长很长,我觉得我似乎交到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当然……也有些心动的感觉吧。


  有时独自一人回去,在路上是非常无聊的,学生禁止带手机的年代,我只能唱歌打破这阵无聊。

  “你唱歌真好听。”他突然从后面蹦出来说,我吓了一跳。

  “如果你坐在窗边我就能听到你唱歌了,可惜你不坐在窗边。”

 

  可惜我当时也没听出言下之意,当然也可能是现在正在写回忆的我的错觉,我不太记得我是否喜欢过他。

  偶尔也会在网路上聊天,但是,学生的限制真的很多,每周末也就两小时的上网时间,听听歌,看看论坛什么的,那个时候还没有网易云音乐,大多数人都用QQ音乐。他说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盛夏光年》,是一部电影的主题曲。我从来就不喜欢看电影,所以并没有去了解剧情,现在想想,我当时真该去了解一下剧情呀。

  因为还真是《盛夏光年》。

  初升高的成绩不错进了尖子班,但是厌学的原因,我的各科成绩一路下滑,在这丛林野兽般的学习环境中,我几乎滑到了班级垫底。我的家长开始急了,明明一直都有上各路的补习班,数学还请了两位不同的老师在不同的时间补课,还是很差,我厌学,我只想着唱歌。他们开始怀疑我早恋,然而并没有,他们联合班主任逼供、责骂,但是,没有发生的事情就是没有,我也急了,我流着泪尖叫着,脑子一片空白,他们说我发了疯。

  这事不了了之,直到某天学校爆出了大新闻,同学们都在激烈地讨论这件事:


  隔壁班的某某男生割腕自杀了。


  我感到眩晕,不会就是………………


  的确就是他。


  “听说是喜欢男生,告白的时候被拒绝了,还被对方嘲讽了一波。”

  “哇靠同性恋真恶心。”

  “然后啊,家长,老师就更不用说了,他爹冲到学校把他揪出来一顿揍。”

  “我知道,我知道!从六楼揍到了四楼,老师也没阻止。”

 


  所以他选择结束了生命。



  盛夏的阳光,令人窒息的阳光。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喜欢《盛夏光年》这首歌,如果有人想知道可以去查一下它的剧情。



  从那时候起,我开始看腐向漫,男男之间真的可以走向美好吗?我幻想着他最后走向了美好,我不断地催眠自己,是美好的。

 

 

    开局一首歌,故事全靠编。


我发过吗?()

去年看了一个直播楼被虐到了画的,后来好像删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柚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除草


都是别人家的OC

重新糊了一下废弃设定,是2014年的设定。

游戏做第三年了,咕咕咕。



  世界上有很多球,大多数球天生有缺口,所以需要寻找适合的填补缺口。

  但也有少部分天生就是完整的球,没有缺口,没有漏洞,但在大部分有缺口的球眼中,是异类是奇怪的存在,于是少部分完整的球为了迎合缺失的球,用刀把自己剖了个缺口,然后学着去寻找填补缺口的方法,血流不止,血流不止。
 
  少部分苟活,少部分不干净的填补导致了发炎死亡,但仍然有更少部分,坚持自我的完整的球。

两个长生不老的神相爱了,经过了几万年后,他们相互感到无趣,于是他们开始投胎失忆轮回再次相遇玩儿,并立下了无论如何最后都会在一起的咒语。

突然脑洞。 

话说,p2发在qq空间会涉嫌违规,为什么啊。

04 老鼠

  呼!

  我一口气吹灭了九根蜡烛。

  “哥哥真厉害呢!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孩子。”

  即使外面是黑夜,并且下着大雨,温暖的灯光还是罩着整个客厅,母亲,妹妹和我。

  父亲总是很忙,所以今年也依然是她们俩帮我庆生。

  “哥哥快点拆开我的礼物嘛!”
  “好的好的,真拿你没办法唷。”

  我打开蝴蝶结贴得有点歪的礼物盒,是一条红色的围巾。

  “本来是求了妈妈教我织的,但是我的手太笨啦,所以还是直接去商店买条好看的。”

  “这样啊……”我不由得憋笑,“不过你亲手织的,我也很喜欢唷。”

  “我织得太丑了,已经扔掉啦!”

  我试着把围巾系上,珍宝似地摸了摸。

  “我戴红色,会不会很奇怪啊。”

  “才不会,很适合哥哥!红色是英雄的颜色,我最喜欢红色了!”

  “我也……最喜欢红色了。”

  现在是十月的尾巴,天气还是很热的,因为是大陆的最南端,所以要进入冬季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已经迫不及待冬天的到来。
  
  
  
  ***
  
  
  

  我的父亲是一名缉 毒 警 察,我很为他感到骄傲。

  缉 毒 警作为最危 险的警 种之一,就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城市中,每年都要发出几本残疾人证给缉 毒部队……事实上我很担心父亲,但在更小的时候,少有的见面当中,他总是摸着我的头说,要做一个,履行正义的人。

  

  父亲是我心中的英雄。

   

   

   

  履行了正义的英雄,会有所回报吗?

   

   

   

  我不知道。
   
   
   
  

***
  
  
   


  

  

  如果可能,我希望世界上不需要英雄,战场飞着和平鸽,所有的枪口上都插满了花,永远都看不到丑恶与鲜血。

  

  

  

  “妈妈,为什么爸爸的墓碑,没有刻着名字呢……?为什么爸爸救了那么多的人,连名字都不能留下呢?”

  “这也是爸爸在保护我们呀。”母亲的脸显得非常的憔悴,我感觉她苍老了几岁。

  

  我和母亲参加了小小的葬礼,妹妹并不知情,我也绝对不能哭。

  

  

  

  

  日子还是照常地过下去,在医院工作的妈妈也逐渐忙了起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只有我和妹妹在一起。

  

“真希望冬天快点到来,我想看哥哥戴着那条围巾!”妹妹还是那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家里发生了变故……也好,就让这个笑容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

    

  

  

***
  

  

  
  
  

  

  十一月中旬,也时常下着雨,终于有一天放晴了,是神休息的周日,我出门去商场买东西,是要做蛋糕的材料,因为今天是妹妹的生日,我自告奋勇地提出要自己买材料,希望母亲能够协助我做一个美味的生日蛋糕。

  牛奶、低筋面粉、鲜奶油、白砂糖、鸡蛋、香草粉和糖粉……最后是红色的香甜的草莓。
  
  街道两旁的树开始洒落叶片,搅拌着温暖的阳光,发丝滑过冰凉的微风,心旷神怡。

  

  

  “我回来啦——”

  

  

  我被突如其来的腥味呛到。

  红色,红色,红色……

  到处都是红色,浸染了倒在地上的母亲。



  我不晓得当时是怎样的嘶喊,暗流汹涌,漆黑无望。
  
  房间内似乎有着高大的黑影,欲要向我这边走来,恐惧侵蚀了我,全身的筋骨都在搐动,我强忍住眼泪,转声逃跑,离开这个地方。

  

  

  

“哥……哥……救我……”

  

  

  我听到了呼声,但是逃跑的步伐并没有停下。
  
  
  

  
  
***
  
  
  
  
  X年11月X日XX时许,位于XX路民宅,一男子持刀将屋内女主人与幼小的女儿砍伤。犯罪嫌疑人在逃离时被保安制服,随后被民警控制。事发现场已被封锁。最终两人因伤势严重抢救无效身亡。


  

  

  

  “据说是患者的家属闹的,说什么没有救到我的孩子,要你们偿命。好像是简单技术上的失误,怎么说呢,算是活该吧。”

  “哎哟,没想到医生外表光鲜亮丽,实际上这么艰难啊,这家真的是晦气,前不久才死了爹,不知道这爹又是干什么的,神神兮兮的,好几年都没见他回过家,怕又是个鬼混子。”

  

  
  “可怜这家就剩一个儿子了,年龄还小,这就成了孤儿,以后要怎么办哦……”

  

  

  来自他人无意或恶意的揣测,而我却不能反驳,反驳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大多数人只相信“大家都这么说”的,而不是事实。

  

  如果那时候我极力反抗的话,妹妹或许就不会死了吧,我的懦弱无能,我违背了父亲的「正义」,就像是一只逃跑的老鼠…… 

  

  

  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寂静得可怕,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但我仍然对那个红色记忆犹新,它们撕裂着我的肺和胃,恐惧缠绕着我的身躯,盯着母亲和妹妹黑白的照片,我觉得她们在怨恨着我。


  

  

  我是,老鼠。

  虽然凉风渐起,但我已经等不到冬天了。

  

  

外面下着小雨,我翻出妹妹送的红色的围巾,锁好了家里的门窗,冒雨出去。

  我知道这座小城镇,哪里偏僻的地方,生长着枝干粗壮的树。

   

 

  “等我唷,哥哥很快就来找你啦。”

想要一个大家都奋发上进的环境带动一下我。

不过即使过去多年,依然有日间玩乐慵懒,晚上“熬夜复习”的人存在。

想在一个大家都拼命画画,学习新技能和更多知识,互相竞争和励志的环境。


奇妙的是,在温水的青蛙群体,不跳出锅的同时,也不希望同伴也跳出来。


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

神的血是金色的,神的孩子血也是金色的,金色的涅槃之羽可以救活人的生命,青色的羽毛浸泡神的血会变成金色,但是,那需要神的全部血量。

  

  

  

  

  

那么,你想救他吗?


昨天的梦太特么恐怖了,是高中班主任在初中的教室直播玩《返校2》,全程横版过关神操作,游戏里面的人物好像很隐晦地表达什么东西,最后是爬楼梯拖着一个铁链箱子翻了里面的内脏和血洒出来被警察抓走,然后就通关了,游戏背景是深黑红,吓得我不敢直视荧幕,回头一看班上的同学是小学的同学。

然后画面一转到了文化广场,然后我好像错过了高中校运会,然后看到了高中体育部的人还有部长走过来,我说我没去你们班比赛怎样了,然后部长说了些话忘了,好像是分数不是很乐观因为全是他一个人撑,然后我继续走,走到了旧十五小,醒了。






不想画了,最后一张随便看看内容吧。

阴天
滑落青黑色的沼泽
我抓住了一株稻草
爬不上来
爬不上来
朋友说要救我
丢来了红色的绳
于是我抓住绳
松开了稻草
咕嘟咕嘟咕嘟沉了下去
原来绳的另一头
没有栓住任何东西









看来绳(神)也救不了你

手机看P2是不是糊了……

© ○宇宙之海○今天游戏做完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